首頁 > 新聞資訊 > 鞍山新聞 > 正文

【讀黨報 講鞍山變化】電報大樓

摘要: 說是大樓,其實就是一幢兩層的模樣古樸的小樓。樓外墻皮始終是綠色涂料,顏色被太陽曬被風吹,淺了,就有人來再涂上新漆。到了2019年,民用電報早停用多年了,但它也一直是綠色。

◎田力

說是大樓,其實就是一幢兩層的模樣古樸的小樓。樓外墻皮始終是綠色涂料,顏色被太陽曬被風吹,淺了,就有人來再涂上新漆。到了2019年,民用電報早停用多年了,但它也一直是綠色。

它的西面是地下街商場,商場里賣些價錢相對于專賣店的物品要低不少的鞋帽衣褲。再往前,商場沒有建成的時候,地面是一片草地花園。草地花園的空閑處,一到夏天,從傍晚開始,票友們就開始吹拉彈唱,一直得鬧騰到半夜。上世紀80年代初我進工廠里上班,是在煉鋼廠煉鋼,夜里十二點接班,我得十點就從家里推自行車出門。如果頭半夜睡不著,出門早,就在那片草坪上支起自行車,聽幾段《四郎探母》或者《紅鬃烈馬》什么的,待差不多到點了,再接著騎自行車往工廠里去。那時候不是雙休日,一周里只是星期天是假日。星期天天剛亮,小城里賣舊書買舊書的人,就已經在這片草坪上開始要價還價了。我在那里曾經以很便宜的價錢買過《侍衛官雜記》、《我的前半生》《野火春風斗古城》等。這個人頭攢動的跳蚤舊書市場,一直持續到上世紀80年代末。

電報大樓北面就是有軌電車的電車道,電車混雜于馬車、汽車、自行車中間,凌晨四點鐘開始,慢悠悠地撕開小城的黎明。行駛到電報大樓外面時,有軌電車車廂上的綠,與電報大樓外墻上的綠,兩種綠相互撞一下眼神,電車里的人們就知道,位于小城市中心的火車站,馬上就到了。下火車的人腋下夾著包裹,愣頭愣腦地去打聽售票員去太平村坐哪條方向,去長甸鋪坐哪條方向?

電報大樓的樓上好像是辦公室,從辦公室走下來,木樓梯不急不緩地咚咚咚咚響,樓下一條長長的高柜臺,高柜臺里永遠端坐著兩個女發報員神秘莫測的背影。橢圓形狀的窗牖總能讓人一下子想起某冊畫報里看到的波羅的海海邊的月光小屋。而來發電報的人并不多,就是大地震那年,來發報的人也不用排隊。那年月,寫信,才是人們日子里傳遞信息的首選標配。郵筒里面,取信員總得用手掏出四把五把,才能掏空。

大樓的南面是一條只有幾米寬的背陰小馬路,不時有人力三輪車拉著大包小裹打這條路上經過,去往西面的地下街商場。拉車的人弓著腰,看不見面孔,他們似乎永遠五十歲的樣子。小馬路上有三三兩兩夾著集郵冊手拿小鐵鑷子的人,小心翼翼相互翻看,有路人過來,或許會選中幾張,談好價錢,然后鑷子鑷出來夾到手里的《大眾電影》的某一頁。生肖票發行到戌狗的那年,小馬路上的集郵者人數達到了頂峰,推三輪車的人再從小馬路上經過,就得露出面孔,嘴里吆喝著“讓開、讓開、讓開”才可以勉強通過。

這時候露天的報時大鐘或許會溫婉而悠揚地顫抖響起,有葉子飄落,有人可能抬起一下頭。

聲明:本網部分文章轉自互聯網,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權利,請告知本網處理。
責任編輯:韓簫陽
家人做绿叶两年不赚钱